钻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钻床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解密宋江为什么要为大贪官蔡京的儿子开脱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 07:08:29 阅读: 来源:钻床厂家

解密:宋江为什么要为大贪官蔡京的儿子开脱?

《水浒传》里的官员,大部分都是贪官,由于他们的存在,这大宋江山已经是昏暗不堪。尤其是大奸臣蔡京,到处安插自己的亲信,这大宋的官位,几乎就是他家的座椅,想要谁坐谁就可以坐。由于这些人无恶不作,这大宋的子民实在是没法子活了,因此那些不甘忍受的“好汉”们就向往着那个仁义之地梁山泊,只要有可能就到那里去,或者是到哪儿“快活”,或者是“暂栖身”,等待着将来有一天再为国家出力。这时候的大宋皇帝,虽然是“至圣至明”,可是已经被四大奸臣闭塞了视听,因此这天道也就到不了百姓身上。好在这大宋天下还有一个梁山泊,他们不但在梁山上行仁义,还要走出去“替天行道”!也正因为如此,一个个贪官都成了好汉们的刀下之鬼。

宋江从杀阎婆惜到上梁山坐稳了第二把交椅,一共吃了四次较大的苦头,不是险些丧失了生命,就是被打得皮开肉绽。第一次,宋江被清风寨知寨刘高捉拿,说他是清风寨的强盗,被打了一个皮开肉绽,差点儿被押往济州府开刀问斩。第二次,宋江从清风寨刚回到家就被赵能、赵得捉拿归案,亏得遇上大赦,罪名减了一等,这才被判了一个流放罪,押到江州牢城服刑。第三次,宋江在江州牢城写了反诗,已经被押上断头台,几乎就要性命不保。第四次,就是上梁山后不听晁盖劝告,执意独自一人要回家搬取老父亲上山。还是这个赵能、赵得,几乎把他追得走投无路,又亏得晁盖派下大队人马救他才得以脱险。

纵观这四次“磨难”,最严重的就是江州这次,宋江几乎就要到阎王爷那儿“报到”去了。可是怪事来了,“为官贪婪,作事骄奢”的江州知府,大奸臣蔡京的第九个儿子蔡九蔡得章不但安然无恙,而且宋江被害,“倒不干蔡九知府事”,岂非咄咄怪事!

那么,宋江被害,真的就不干蔡九之事吗?

宋江为什么会被判为死罪

宋江被发配到江州服刑,本来这日子过得倒也自在,就连江州的监狱长戴宗也成了他的小跟班,侍候的那叫一个舒服。但罪犯毕竟就是罪犯,功不成名不就不说,脸上还被烙上了金印。像人家杨志、武松等人还指望将来去边上,一刀一枪,博得个封妻荫子,他宋江那点儿三脚猫的功夫,能指望这个吗?要是一直这样下去,带着一个罪犯的名头死去,怕是连祖坟也进不了。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:“我家中老父和兄弟,如何得相见?”这在人前还好说,人家恭维着他,自己也装着大样,孤独一个人的时候呢?因此,宋江在浔阳楼上喝了酒,酒后就想起了日后的灰暗人生,就这样在酒店墙壁上写下了反诗。

此事被无为军一个通判叫黄文炳的人看到了,他问明了酒家,把诗抄录下来,然后来到蔡九知府这儿。看样子这蔡知府已经和黄文炳很熟,把黄文炳“邀请在后堂”接待。黄文炳问起京师以及“太师恩相”等情况,蔡九说了司天监有奏报,说是“罡星照临吴、楚”,还有小儿四句谣言:“耗国因家木,刀兵动水工。纵横三十六,播乱在山东”。经过黄文炳的分析拆解,江州牢城里的宋江就浮出了水面。蔡九让戴宗到牢城里去捉拿宋江,戴宗让各人回家去拿家伙,他先来到牢城里见了宋江。戴宗让宋江装疯,想以此骗过官府。但是,这黄文炳却不是随便就能骗得了的人,他帮助蔡九戳穿了宋江的一个个把戏,最终宋江被拷打不过,招供。

按照黄文炳的主意,蔡九写了一封家书,请示太师老爹蔡京,这个反贼宋江,是要活着押往京城,还是就地斩首?这个差事落到了戴宗头上。戴宗那意思,是要到“太师府里使些见识,解救哥哥的事”,却不想进了梁山泊头领朱贵开的酒店,被麻药麻翻。朱贵把戴宗请上梁山,晁盖知道宋江有难,就想“点了人马,下山去打江州,救取宋三郎上山”。吴用却说,只要在这封书信上做些手脚,让蔡九把宋江解往东京,半路上把宋江劫了就行。为此,吴用又劫持了济州城里的两大高手上山,一个是圣手书生萧让,另一个是玉臂匠金大坚。不想,吴用一时思虑不周,这封书中“有个老大脱卯”,用了一枚蔡京的私人印章。也就是说,父亲给儿子回书,是不用盖章的,用了,就是假的。果然,又是黄文炳发现了问题,宋江被押赴刑场问斩。

晁盖带人劫了法场,救出宋江来到白龙庙,江州兵马追了出来,晁盖带人返身杀退了官军。一行人来到穆弘庄上,刚刚安顿下来,宋江又提出来要攻打无为军,捉住黄文炳替他报仇。以晁盖那个意思,日后再说报仇之事,但不好强拗着宋江,事情就定了下来。要打无为军,需要了解情况,游走江湖卖膏药的薛永自告奋勇要求前去。回来的时候,薛永带回来一个人,名字叫侯健,是一个裁缝,经常进出黄文炳家门,就是通过这个人的口,这蔡九就脱了“迫害”宋江的干系。侯建是这样说的:“原来哥哥被害一事,倒不干蔡九知府事,都是黄文炳那厮三回五次,点拨知府,教害二位。”

江州知府蔡九真的不干宋江“被害”一事吗?

黄文炳把浔阳楼上抄录的诗拿给蔡九看,蔡九一见,马上就说这是反诗,并没有让黄文炳给予任何“点拨”!只不过,蔡九的破案能力明显不足,仅凭他自己,是很难知道“此间有这个人”还是没有这个人的。又因为这个人是“衙内”当官,不知道事情轻重,感觉一个罪犯兴不起风浪,所以才说:“量这个配军,做得甚么!”

后来,宋江得了戴宗主意装疯,当弄明白了宋江不是刚来江州就得病时,蔡九“知府听了,大怒”,马上让人把宋江打了一个“皮开肉绽”,并没有等到黄文炳提示。这和刘高不一样,刘高是在老婆说“这等赖皮赖骨,不打如何肯招”后才加的刑。还有审理戴宗,自始至终并没有黄文炳出场,蔡九也审出了书信是假的。尤其是,戴宗承认了自己被“绑缚”上了梁山泊,蔡九并没有就此相信,也没有等到黄文炳再给“点拨”,完全是自己得出一个结论:“眼见得你和梁山泊贼人通同造意”。就是最后处斩宋江、戴宗的决定,也是蔡九果断做出的。

可以做一个假设,这当中没有黄文炳,可能就没有宋江被押上刑场,但有了黄文炳,蔡九就没有干系了吗?不用说这当中蔡九自己干了很多事,即便蔡九只是个“木偶”,只在最后做了一个杀人的决定,这干系究竟是谁大?不用说黄文炳只是无为军的一个通判,就是江州衙门的一个“秘书长”,也应该问一问,这江州究竟是谁做主谁说了算?

发现反诗并予以揭发,这在黄文炳来说并没有错。但这并不是黄文炳“职权范围内”的事情,他的“罪行”在于,他要通过这件事情谋取高位!文人们最看不起的就是干事无能,整人有术的人,踩着别人肩膀高升的人历来都被视为小人,何况,黄文炳是在踩着别人的“尸体”向上爬。

这是作者给蔡九开拓,让黄文炳担责的原因。

那么,仅仅局限于书中的情况,宋江为什么要为蔡九开脱罪名呢?

宋江还说了不算

住到穆家庄上,宋江基本上算是脱离了危险,这时候,宋江又提出了一个要求,说:“怎地启请众位好汉,再做个天大人情,去打了无为军,杀得黄文炳那厮,也与宋江消了这口无穷之恨。”这句话有两个意思说明宋江还说了不算,一是宋江说的是“请”,而不是“请诸位务必”什么什么;二是他说的是“众位好汉”而不是“众位头领”。在“白龙庙小聚会”的二十九人当中,晁盖等从梁山下来的十七人,有八人是宋江从清风寨拉起来的队伍,加上江州九条好汉以及李逵,虽然是绝对优势,但他们是一个松散体,还不是像梁山这样是一个有组织的队伍。因此上,不管这当中有多少人是因为宋江才会聚集到一起,也不管有多少人愿意为宋江而死,更不会因为晁盖已经有意让位于宋江,都不能否定宋江现在还说了不算这样一个事实。这样的行动,是给宋江天大的“人情”,而不是为了一个集体,哪怕是一个绿林山头。既然是个人私仇,如果对着的是江州知府,他们就应该去攻打江州城,而不是无为军。这恐怕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,仅仅是攻打一个无为军,就已经引出了晁盖的不同意见了。要是这“责任”主要是知府蔡九,仅仅杀了一个黄文炳,这仇究竟是算报了还是没有报?所以,为蔡九开脱,把目标定的低一点,有利于达到目的。而目的的实现,又有利于树立宋江的权威。至于蔡九,无非是进一步说明他是个尸位素餐的“蔡衙内”而已,更不会妨碍宋江君子报仇的正义形象。

宋江没有能力对付一个江州兵马

实际上,宋江既没有打江州,也没有攻打无为军,打的仅仅是一个黄文炳家。宋江后来攻打过很多州府,除了东昌府的太守“平日清廉,饶了不杀”,其他作恶的州府长官都是全家被杀(梁中书是军职)。如果把蔡九定位于和高唐州知府高廉一样的人,宋江怎样能够不报这个仇?实际上,蔡九之恶要远远大于东平州的程万里。而这时候的宋江,即便是晁盖全心全意的支持,他有能力攻打江州城吗?当江州兵马追出来,晁盖可以率领众人返身杀回去,让江州兵心惊胆寒,但就凭着这二百来号人,能扛着云梯攻打一个江州城吗?既然不能攻打江州城,又不能把高唐州、西华州、东平府这样的州府划为两个类型,最好的办法,就是为蔡九开脱。

不过,这样一来,也暴露了宋江这种人骨子里的一种东西,为尊者讳的奴性!都说是“豺狼当道安问狐狸”,但对于宋江这类官场出来的“纹面小吏”来说,他们还真不敢去问“豺狼”,所以只能是去问罪“狐狸”!

宁夏超重医院

福州市完全型大动脉错位医院

贵州省间歇性胃痛医院

贵阳市老年性外阴萎缩医院